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迟瑞拾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时光流逝飞快,一个个日夜更替,转眼勤耕已经来到迟家一月有余。

   早晨六点刚到,大脑就给我的身体下达了苏醒的命令,我睁开眼,看了看怀里还在睡梦中的勤耕,我用指头刮了刮勤耕的鼻头,勤耕不满的皱了皱眉头。

  “夫人要是还困,就继续睡吧。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我们再起身。”

   勤耕闭着眼嘟囔了几句,我笑了笑,说了句夫人真可爱。勤耕听到我一说他可爱,立马就睁开眼睛,指着我的胸口说不许说他可爱,可爱怎么可以用于男子云云,我一下握住了勤耕修长的手指,低头亲了一下勤耕嘴角。

   勤耕瞪着一双鹿眼看着我,眼神还有点涣散,估计还没睡醒。偷了个香,我心满意足的起床洗漱,洗漱完见勤耕还在床上,眼镜一睁一闭的在犯困。我过去将人拉起来,扶着靠在床头,随后洗净面巾帮勤耕擦脸。

   擦完脸之后,勤耕清醒了许多。我将一套月牙色长衫放在他的手边,对着勤耕说

  “快些更衣,用完早膳我带你出去逛逛。”

  “你今日不用去军部吗?”

  “轮假,修两天。快点啊,我在屋外等你,我们一块去饭厅。”

 

   我在屋外等了勤耕许久,见勤耕还未出来,打算进去看看是不是又睡回去了。说来也奇怪,勤耕虽然是洪帮二当家,但却意外的贪睡。虽然贪睡,但也算自律,不会在不该赖床的时候赖床。

   我的手刚放到门上,还未用力,门就从里面拉开,我迎上勤耕的目光,对视了一秒之后我将人拉入怀里。“你干嘛呀,快放开我。”勤耕在我怀里像只熟透了的虾,我怕勤耕恼怒,赶紧将人扶正,牵着勤耕的手,一块走向饭厅。

   虽然这一个多月,我自觉我与勤耕感情有所进展,至少牵牵手,偶尔偷亲一下这类的行为,勤耕可以坦然接受。但始终不敢格外逾矩,毕竟是从零开始培养的感情,说不定哪天一个不留神就破了。

 

   眼看准备入冬了,大夫说勤耕体寒。我让厨房早早地就准备了暖身子的膳食,每天给勤耕补一点身子,积少成多,希望到冬天的时候勤耕可以不受罪吧。

   勤耕低头小口小口的喝着药膳,闻起来感觉挺难喝的,当归的苦涩散发出来,掩盖了其余的味道。我拿勺子少了一口想尝尝,好在吃起来倒不难喝,咸咸的。

   钟叔突然走到我的身边,我抬头看了眼钟叔,见钟叔好像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。

  “钟叔,直接说吧。” 

 “顾府来人请少爷救救知夏小姐。”

   勤耕听到顾府的那一刻,立马将头抬了起来,看向我。我不禁有点紧张,怕一个处理不好让勤耕伤心了。我问钟叔怎么回事,原来,是一个月前顾知夏被土匪掳走,不小心怀了个孩子,这几日被顾家诊脉诊出喜脉,现在想将孩子堕掉之后,赶顾知夏出府。

 “你去吧。”勤耕淡淡开口,我紧张的看向他,希望从他的眼睛里读出真实感情,勤耕见我在观察他的感情,笑了笑又说“我不要紧,人命才要紧。”

 “谢谢。”说完,我就起身准备出发去顾家,临走前我又亲了亲勤耕,对勤耕说了句等我。勤耕拉住我的手,对我说“要是带不回来人,就说孩子是你的,顾老爷子听到了定不会死不放人。”

   听到勤耕的话,我怔了一下,勤耕的语气里带有些许难过。我不禁有点气,这傻子怎么可以违背自己的意愿说话。

   我拍了拍勤耕的肩膀,示意自己知道了,果然,这小傻子眼里的难过更加明显了。

 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喜当妈的。”

 

   府门口,顾知夏的贴身侍女站在车旁啜泣。我对她说了句上车后,用最快的速度开向了顾府。去到顾府门口的时候,我不顾一众家丁阻拦,直接冲进了顾知夏的院子。

   顾知夏的院子里十分热闹,有看热闹的下人,有正在冷嘲热讽的顾叔叔的姨太太们,顾家老爷跟顾知夏的父母亲坐在椅子上,冷眼看着被两个家丁摁在地上的顾知夏。顾知夏只穿了一套白色里衣,衣服上全是棕褐色的药渍,也不知道打胎药喝没喝下去,脸上是干了的泪痕,双眼通红,死死地盯着坐在最中间的顾家老爷身上。

   一院子的人,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,若不是跑进院子里的家丁大喊了一句“迟少爷请您出去!”估计我站上几个时辰都没人能觉察到我。家丁一嗓子,把整院子的人都吓到了,目光瞬间全部转到我身上。

   顾老爷子皱了皱眉头“迟少爷居然这么不懂礼数,公然闯入我顾家大门。”

   我向顾老爷子作了下揖,直起身后,缓缓走到顾知夏身旁,本想扶起顾知夏,可两个家丁却加大了力气禁锢住顾知夏,我只好作罢。

  “顾老爷,知夏肚子里好歹是一条人命,迟瑞闯府,虽不妥,但人命关天,还望顾老爷放过知夏,让她跟我回府。”

   顾老爷子听闻,放下了手里的茶,示意那两个家丁放开顾知夏。顾知夏一个脱力就趴到了地上,我隐约听见人群里传来两声讥笑。

  “顾知夏肚子里的孩子,是你的?”我笑了笑,否认了这个问题。听到我的否认,顾老爷子的脸色猛地黑了。

 “那你为何还要带她走。”

 “原因,迟某方才讲过,只为救一条人命罢了。”

 “那恕老朽不能放顾知夏带着个野种跟你离去。”

 “晚些,我会命人送来一千两黄金,还请顾老爷笑纳。”

   顾家家道中落后,一大家子人就靠着几间绣坊生存。近几年,洋货流入市场,便宜又好看的布料,百姓们自然是喜爱的。有了替代品,平民老百姓自然不会花重金去买绣坊的成衣。一千两黄金,对如今的顾家来说,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顾老爷子听言,便不再说话,我挥挥手让顾知夏的贴身侍女扶着顾知夏,离开了顾家。将顾知夏扶进车,我将刚刚随手从副官那儿拿的军外套披到顾知夏身上,去了驾驶座开车。  

 

   路过牛记生煎的时候,我停下车,问顾知夏感觉怎样。顾知夏捂着肚子说肚子有些隐隐作痛,我猜测是胎气动了,我下车快速买了袋生煎后又上车。

   将车停在府门口,副官站在门口,我熄火后,拿着生煎下了车,路过副官的时候吩咐副官将人扶进来,然后请宋大夫过来一趟。

   我拿着牛记生煎,刚做好的生煎还没冷下去,味道十分好。我问钟叔,勤耕在哪儿,我以为会在书房看书算账,或者是在花园里逗鱼。没想到钟叔说勤耕在饭厅,用完早膳后就没离开过。

   我轻步走到饭厅,勤耕背对着门口坐在木椅上品茗。我走到勤耕背后,将牛记生煎从背后拿出来,轻轻放到桌上。我原以为勤耕会十分开心,没想到勤耕一脸平淡。我有些沮丧的坐下,问他怎么不高兴。

   勤耕给我倒了杯茶,板着个脸。我与勤耕对视,不一会儿,勤耕的冰山脸就破功了,吃着牛记生煎笑眯眯的对我说,早就听到我的脚步了,不过更先闻到的是生煎的味道。

   我看着勤耕一口塞一个生煎,吃的像个小仓鼠似的,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笑容。

 

——TBC

 

高粱地的爱情,不会破裂的,放心吧。owo

激情码文的后果就是,字数完全不在控制范围内,差点准备3k+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