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允卿拾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嫁到迟府一月有余,迟瑞变得越来越喜欢捉弄我,每天喊我起床的时候,不是捏捏我的鼻子就是刮刮我的鼻子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睡梦中感觉有人刮了刮我的鼻子,我没睁眼,随后迟瑞说了句夫人真可爱。听到迟瑞说我可爱,我立马睁开眼戳着迟瑞胸口开始指责他,说了多少次不许说我可爱了。

   然后我就猝不及防的被亲了一口,我睁着困倦的双眼看着迟瑞,眼神十分没有杀伤力的样子。迟瑞起身去洗漱了,我躺在床上,我想睁开眼睛,起床。但是我的身体却不允许我这么干,我的身体十分依赖温暖的被窝,眼睛一睁一闭,恍惚间我又睡了过去。眯了没多久,迟瑞就把我拉起来,让我靠在床头,拿面巾帮我擦脸。

   擦完脸,我感觉清醒了许多,起码可以睁开眼了,但是整个人还是蒙圈状态,坐在床上。迟瑞给我拿了件月牙色长衫,我坐在床上,感觉醒困醒的差不多了,才开始换衣服。当我推开门的时候,迟瑞伸着手站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迟瑞背光而站,阳光模糊了轮廓。在我愣神间,迟瑞突然拉了我一下,我没站稳,倒在迟瑞怀里。我红着脸让迟瑞赶紧放开我,等会要是被明恩他们看到了,又要拿我说笑了。

 

   我同迟瑞手牵着手走到饭厅,丫鬟已经帮我们盛好了粥,相同的碗里装了一白一黑两碗粥,迟瑞让我喝黑色的那碗。闻起来有一股当归的味道,看样子是药膳,我尝了一口,原想着会很难喝,但没想到喝起来有些咸咸的,还挺好好喝的。

   我低头喝粥,没注意到钟叔走了进来,钟叔开口我才知道人都走到了自己附近。我心里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这一个月日子太清闲,怎么警惕性变这么差了。

   钟叔当着我和迟瑞的面说顾知夏怀了孩子,顾家要赶她出府。迟瑞听到后,十分紧张的看着我,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,又像是在担心。我心里有些疑惑,小小声说了句你去吧。我说完之后,迟瑞更加紧张的看着我,我读懂了迟瑞的意思。

   我让迟瑞救人要紧,不要担心我。迟瑞起身亲了亲我,让我等他回来。迟瑞转身的时候,我拉住迟瑞的手腕,告诉他要是顾家不放人,就说孩子是你的,迟家又不是养得起一个孩子。

   迟瑞楞了一下,说不会让我喜当妈之后匆匆离去,后知后觉的我,红着脸低头继续喝粥。喝完粥之后,去花园里逗了逗鱼之后,觉得没什么事情干。明恩问我想不想出府,可我一想到迟瑞今天早上的话,我决定还是呆在府里吧。

 

   我让明恩在饭厅了摆上自己平日用的茶具,背对着饭厅的门开始泡茶。

   一壶上好的龙井泡好,迟瑞知道我喜欢龙井茶后,命人搜集了许多极品茶叶给我,我将那些茶叶找了个地方储存好了,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,我不打算拿来喝,平日里喝些一般般的就好了。

   谁知道迟瑞知晓后,又派人买了些上好的茶叶,并将我的那些一般般的全分给了下人们饮用。

   我将茶盏端起,放在嘴前方,距离鼻子还有些距离,想闻闻龙井的清香,静静心。轻轻吸了一口气,冲入鼻腔的不是龙井的清香,而是牛记生煎的味道,味道还挺浓烈。

   知道我喜欢吃牛记生煎的没几人,明恩不会擅自出府帮我买,想来,定是迟瑞了。 我也没转身,既然迟瑞收住了脚步声,那我就陪他演一场。

   我板着脸,假装在品茗。突然,一只白净,骨节分明的手,将牛记生煎轻轻的放在桌上。我板着脸,不为所动的继续品茗。

   迟瑞从我的身后走到我身旁坐下,问我怎么不高兴。我没回话,放下茶盏与迟瑞对视,可最先败下阵来还是我。

   我拿起牛记生煎,一口一个塞进嘴里,生煎应该是刚煎好没多久,一口咬开汤汁喷洒出来有些烫嘴,迟瑞一脸紧张地问我有没有被烫到,我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儿。吞下一个生煎,我问迟瑞顾知夏怎么样了,没想到迟瑞抱着我的手臂哭诉。

  “夫人,我把迟家的财产全赔给顾家。”

   迟瑞的演技着实不怎么样,但我还是陪着迟瑞演了这样戏。佯装生气的问迟瑞怎么回事,迟瑞也看出来我是装的,干脆也不打闹了。

“我允诺给顾家一千两黄金,从此顾知夏不再是顾家大小姐。不过夫人放心,也没人会知道顾知夏入了我们迟府。”迟瑞信誓旦旦的对我说,可我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安。

 “纸终究包不住火的,日后说不定顾家还借这个坑你一把。你过几日,找人散播一些消息出去,给顾家抹点黑,搞一个弃女求荣的假象。”

   迟瑞说了声好之后,就强行终止了这个话题,让我趁热把生煎吃了。

 

——TBC

评论
热度(21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