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迟瑞拾壹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下午,我带着勤耕出去街上逛了逛,去梨园听了会戏曲儿后,见快日落了,我载着勤耕去儿时常去的一个山头,并肩坐在地上看日落。

   看完日落,我同勤耕手牵着手回迟府,勤耕的手像块玉,冰冰凉凉的,怎么捂都捂不暖。回到府里,钟叔告诉我们饭菜差不多做好了。

  

   用完晚饭,勤耕拉着我去花园里逗了会鱼后,两个人就回婚房里早早地洗漱,准备休息了。躺在床上,我没什么困意,见勤耕也睁着眼,估计也没什么睡意。

  “要不我们聊会天吧?”我主动开口,勤耕轻轻的点了点头,等我挑开话题。我问这几日处理账本可还顺手,勤耕说还可以应付。

   问了几个问题,感觉气氛越来越尴尬,我自己都快要聊不下去了。我静静想了一小会,没说话,勤耕以为我睡着了,抬起偷看我,深棕色的小卷毛蹭到我的下巴,痒痒的。

   我微微低下头,认真的注视着勤耕的眼睛,问勤耕“你我洪家初见时,为何如此厌恶我?”勤耕红了红脸,小小声的说明明有更好的人选跟我联姻,却选了自己跟我联姻,说着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,还问我换我我讨不讨厌。

   我笑了笑,亲了一下勤耕饱满的额头,有些紧张的问“你喜欢我吗?”说完,勤耕的脸更红了,我盯着勤耕看了半天,也没听到的答复,我有些着急,我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这一次,勤耕终于犹豫的点了两下头,我正高兴想抱着怀里的人一顿猛亲的时候,钟叔来敲门,说顾知夏想见我。

   我皱眉,这顾知夏有什么事儿一定要晚上说。

   我小小声征求勤耕意见,勤耕笑着看着我“你快去啊,干嘛要征求我的意见呀。”

   我起身从柜子里随便拿了件长衫,背对着勤耕穿衣。我微微抬头扣着脖颈处的扣子,勤耕在床上开口“我同你一块。”

   我下意识想拒绝,眼看快十一点了。夜晚本来湿气就重,秋天还干燥,勤耕出去了怕是又要头疼发作。但是勤耕眼神十分坚定,我感觉我拒绝的话可能今天就不用上床睡觉了。我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长衫跟一件薄披风,从被窝里捞出勤耕后,走到外间等勤耕。

 

  我拉着勤耕的手快步穿过花园,去往顾知夏的院子。

  “你就这么担心顾知夏吗?”听到勤耕的声音我脚步顿了顿,我转过身用指关节敲了敲奇怪的额头,问他在乱想什么。“我看你走这么快,我以为你着急啊。”我挑挑眉,说我的确着急。勤耕听到我着急之后,脸色微变,但是眼神明显就变得十分难过。

  见夫人不高兴了,我赶紧解释道,我是怕寒气入体,夫人头疼发作。勤耕听到我是着急他的身体后,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之后,才推了推我的手,示意继续走。我转过身依旧疾步快走,但较之刚才,放慢了许多。我紧紧的抓住勤耕的有些冰凉的手,不一会儿我们就走到了安置顾知夏的院子。

 

  “顾小姐,深夜找在下,有何要事?” “迟瑞,我不想呆在迟府。”

  我走到桌边坐下,见勤耕还站着,我示意勤耕一块坐下,命手边的一个丫鬟去烫个手炉过来。顾知夏见我没回应,走到我身旁一米有余的位置站定。

  “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并非迟少爷,顾家虽抛弃了我,可我呆在迟府想必也为迟少爷惹来不少麻烦。与其被人非议,不如让我出府。”

  “你一个弱女子,还怀着孕,出了迟家你靠什么过活?还有,我就你那天,你也在场也听到了,我可是花了一千两黄金救你出来。”我话还没说完,顾知夏就打断我的话“一千两黄金我会想办法还给迟少爷,绝对不会欠您的!”

  “那你肚子里孩子呢,你不喜欢我可以,但是不要拿孩子开玩笑,他的生父是谁你知道吗?不知道你就敢出府,你是想一个人带大他吗?你一个人带大他,你想靠什么带大他,靠着你的倔脾气吗?”

   顾知夏的态度强硬,那我就更强硬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军营待久了,这几年我的脾气越来越差,顾知夏几句话,激的我满腔怒火。

   勤耕突然握住我的手,我错愕的抬起头,与勤耕对视,勤耕对我笑了一下,示意让我不要讲话。

  “顾小姐,你想出府可以,但是你心里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吧?”

   顾知夏抿着嘴,低头摸了摸平坦的小腹,冷着脸点点头。

  “小瑞留你在府里,不是当你孩子的父亲,请放心。如果顾小姐实在想出府,我们两个也不反对,但是我们想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。”  

   听完勤耕的话,过了一会顾知夏开口“龙向天。”我心里一咯噔,急忙追问“是不是一个皮肤有些黝黑,身高与我差不多,长着剑眉,看上去匪里匪气,不像金城人。”顾知夏惊恐的看着我,又问我是不是厚嘴唇,圆眼睛。我想了想那日在军部看到龙向天的模样,点了点头。

   顾知夏看到我点头后,眼睛一下就红了,哽咽着说“是他,是他...”顾知夏走到我身边,抓住我的手臂激动的问我是不是见过龙向天,我将顾知夏的手拉下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前几日我的确见过一个十分符合样貌特征而且名字相同的男人。”

   说完,我悄悄与勤耕对视了一下,在桌子的遮挡下,用两只手指做人腿,快速交叉,像是一个人走路的样子。勤耕点点头,我看向顾知夏,起身对她说“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见一面,时间不早了,早些休息吧,我同夫人先告辞了。”

 

   从顾知夏的院子里出来,我们也不急着回去,而是并肩在花园里散步。

   月光笼罩在我们身上,灯光与月光交错,将我们的影子拉的纤长黝黑。走了一小会,我感觉勤耕的手更凉了几分,我侧身将勤耕的披风拢了拢,一只手绕到勤耕的另一边,将人搂住,另一只手握住勤耕的手后,快步往卧房走去。

   躺在床上,明明勤耕手里握着一个火炉子,可勤耕的手却怎么捂都不暖和。勤耕窝在床上,我换下衣服,从床尾爬上了床,手伸到被子里,精准的抓住了勤耕纤细的脚踝,勤耕的脚踝细到我一只手就可以圈住。

  “你干嘛呀。”勤耕下意识挣扎,我用行动代替了我想说的话。

   我将勤耕的脚从上衣下端塞到肚子前,帮勤耕暖脚。勤耕一开始还红着脸想挣扎,挣扎无果后干脆将脸埋在被子里。捂了许久,总算把勤耕的脚捂暖和了,勤耕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,估计睡着了。我轻轻的从床尾爬到床头,然后躺了下去。

   刚躺下去,勤耕就转身面对着我,一只手在我身上摸索,摸到我的衣角之后,紧紧攥住。勤耕睡着样子,我看了也不止一次,可看一次还是心动一次。我将勤耕搂进怀里,揉了揉勤耕的后脑勺后,心满意足的抱着勤耕入睡。

  

   有的时候,你的眼前总会有一道光,指引你无所畏惧的前进。

——TBC

双视角会不会有些无聊,毕竟每天都见面的两人,没事还腻歪在一起的那种,大体剧情也没啥不一样,就是多了些心理变化跟稍微不一一样的地方,比如说的话啊之类的

评论(3)
热度(22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