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允卿拾壹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我吃完新鲜热烫的生煎,想去书房处理一下账目,但迟瑞硬拉着我出了门,说早上答应我的,要一块一出去逛逛。

   我想着迟瑞应该会带我去店铺里转转吧,但没想到迟瑞带我去了梨园,站在梨园门口,看着梨园繁华的烫金牌子,一瞬有些恍惚。

   上一次在梨园听戏,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台上人唱着自己喜欢的戏,身旁坐着自己喜欢的人,我低头笑了笑。迟瑞见我笑了,就勾勾我的鼻子问我“这么开心?”

  “我已经好久没听戏了。”

  “你对这梨园没有什么印象吗?”迟瑞开口问我,但我专心听戏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“勤耕?”“啊?”我后知后觉的回应迟瑞,迟瑞估计是看我听戏听的太入迷,揉了揉我的头发在我耳边大声说“没事,你听戏吧。”

 
 

   听完戏出来,我还有些激动,迟瑞递给我一块叠的方正的小帕子,我接过之后擦了擦额头的微汗。

  “今天听戏听过瘾了?” “嗯!”

   迟瑞走到我的身旁,牵起我的手,带我去了一个小山头看日落。迟瑞说,这个地方是自己小的时候最喜欢待的地方。

   日落之后,大大小小的人家亮起灯火。当你站在光明中的时候,你不会觉得光亮刺眼,但当你地处黑暗深渊里时,哪怕萤点灯火,都会觉得是那么的刺眼。

   我同迟瑞站在小山头上,夜渐渐黑了下去,迟瑞握住我的手,将我的身子掰向他。迟瑞看我的眼神有些赤裸,我感觉脸上有些发热。

  “你对梨园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吗?我是指关乎于我的。”我思考了一下,摇摇头对着迟瑞说了句抱歉。

  “其实我们之前在梨园有过一面之缘,先生。”

   我挑挑眉,迟瑞接着又说“但是我在迟家见到先生的时候,我并没有想起来。”我又挑挑眉,微微张开嘴,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。

   迟瑞看到我这样,又开始着急解释“初见时先生未曾露面,再见时先生对我十分厌恶。”见迟瑞开始着急,我又笑了笑“如今你我已经结为夫夫,这些事情说与不说都没什么必要了吧。”

  迟瑞听到我的话之后,猛的上前抱住我,我抬起手后,在空中顿了顿,随后还是虚环住迟瑞的腰。

  一对佳人,于满天红霞下,站在满地枯黄上相拥。突然,我的肚子响了,我红着脸低下头,迟瑞忍着笑意问“饿了?”我点点头,迟瑞揉了揉我的头发后,带着我抄小道,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。

 
 

  回到府里,迟瑞拉着我去洗手,吩咐钟叔快些准备饭菜,我像个小孩子一样被迟瑞牵来牵去。吃饭的时候,迟瑞一直往我的碗里夹菜,我说了几次够了够了,但迟瑞的筷子却没停下来。

  吃完晚饭,我饱的不行,见时间还早,索性拉着迟瑞在花园里喂鱼当做消食。逗了会鱼,迟瑞同我就回房,早早洗漱后躺在床上。

  迟瑞见我没什么睡意,就拉着我聊天。很普通的聊天,迟瑞也很普通的跟我表了个白,眼看迟瑞的嘴巴就快要贴上来了,迟瑞的样貌在我面前一点一点放大。

  钟叔不适时的来敲门,说顾知夏想见迟瑞。我望着迟瑞穿衣的背影,挺拔的身姿,迟瑞拿了件长衫。不同于平日里自己穿的长衫,版型十分宽松,而迟瑞的则是做过一些改良,收了收腰,衬得迟瑞的身姿更加挺拔,宽肩窄腰。

  我开口说我要同他一起去找顾知夏,迟瑞也没拒绝。迟瑞从衣柜里给我拿了件长衫和薄披风出来,放在床边,将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抱起来之后,自己去了外间等我。

 
 

  顾知夏半夜找迟瑞,是想出府。刚开始听到顾知夏的要求,我有些不解,迟府是个会吃人的地方吗,怎么这顾知夏天天想离开。

  迟瑞与顾知夏争吵了一段时间,我感觉手里的火炉子都快凉下去了,偏头痛隐隐有发作的趋势。见两个人情绪都十分激动,若顾知夏不是个女人,估计迟瑞早跟她打起来了。我适时开口,结束了这场靠嗓子打架的战事。

  回房路上,迟瑞牵着我的手慢慢走着。东江虽然常年气候温和,但夜晚湿气还挺重的,刚刚在顾知夏院子里只是脑子有些涨,而现在就是真的头疼了。

  迟瑞见我脸色不大好,带着我赶紧回了房间。回了房间后,迟瑞把我的长衫一脱就把我摁到床上,帮我烫了个火炉子暖手。

  迟瑞从床尾上了床,我有些疑惑,为什么不从侧边上来。谁知道迟瑞一下在被子里抓住了我的脚,将我的脚塞到上衣里帮我暖脚,我挣扎无果后,干脆蒙在被子里不看迟瑞。

  被窝里暖暖的,手抱着火炉子很快就暖和了起来,迟瑞的体温比我高上许多,脚在迟瑞上衣里也暖乎乎的。

  一开始我还睁着眼睛享受着温暖,后边是怎么睡着的,我也无从记起了。

 
 

——TBC

 
 

有的时候可能会用到一些粤语里的话,不过应该不会很突兀。有错字的话一定要告诉我,让我修改,有的时候真的找不到错字的。

 
 

对啦,我想说一下我心中的生爹,我心里的生爹就是表面风光洪家二当家,实际天真嗲精美少年。生爹威风时候很威风,独当一面的玉阎罗,儒雅起来就是个彻头彻尾,骨子里散发出来书生气的白面书生。

生爹在迟瑞面前会像个小孩一样,会撒娇,会嗔怒。生爹有些表情描写,我会参考浮生,毕竟其父必有其子嘛,勤耕与浮生相似点应该会多,而且浮生会把生爹的一些特点,擦亮放大。

 
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