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允卿拾贰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迟瑞的轮休结束了,早晨如同前阵子一样,站在府门口目送迟瑞的车消失在转角处。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,消失的街角也未曾改变,可为何,我的心里变得有些些难受,多了几许落寞?

   

    问何为忧愁,直道相思绕愁肠。

 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暖阳高挂,晒得人懒洋洋的。路过迟瑞书房的时候,想起来前几天从账本中找到的漏洞。今日日子这么好,不能浪费了,我将写有自己小批的几本账本用袋子装好,回房间拿了件披风。到旁屋叫上了明恩后,我同钟叔要了两个看上去还算机灵的小厮。

    我站在迟家名下的一间玉器店里的时候,老板看到我就连忙上来套热乎  “诶呀,二当家光顾我们玉皿舍,真是令小舍感到蓬荜生辉啊。”说罢,还打算上前握我的手,我不着痕迹的摆开了老板的手。

  “里边谈。”说完,见老板没有任何动作,我稍稍提高的音量又说了一次里边谈后,老板才一脸菜色的带我进了里间。我命两个小厮看门,只留我,明恩和老板在里间。老板见状,感觉事情不妙,想逃走,步子还没踏出去,就被明恩拦住。

  “少奶奶,您今日光临小店,不是想做生意吧?”老板十分胆怯的开口问我。

  “跪下。”几乎在我话出口的一瞬间,老板就跪在了地上。我冷眼看着地上老实巴交的老板,端起桌上的茶杯瞥了瞥浮叶,并没有饮用。明恩递给我玉皿舍的账本,我翻到折起来的地方,丢到地上。

  “还望掌柜的交代一下我圈起来的几笔账。”跪在地上的老板,手颤巍巍的拿起账本,看了许久后,缓缓放下账本。

 “少奶奶,这几笔交易并没有问题啊!”我垂眸看着杯盏里的茶叶,老板给我泡的是普洱,茶水的颜色深的几乎与茶叶一致。我皱皱眉头,啪的一下将杯盖盖起来,跪在地上的老板被吓得一哆嗦。

“掌柜的,在怕些什么,我合个杯盖你都吓成这样。”我眯着眼睛看着地上趴着的人,老板的眼神与我对视一秒后,马上错开,随后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“掌柜的,没必要说谎,毕竟我都找上你了,证明什么,你也清楚。”

  我与老板打了会精神战后,老板最先溃不成军。

“写账本的时候,我少写了300块大洋。”我沉声问用去哪儿了?老板自嘲般笑了笑“给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买了口好棺材。”老板说完顿了顿,抬头看着我,跪着向前了好几步,想抱住我的腿,被明恩一脚踹了回去。

 “少奶奶,这笔账我会想办法还回给迟少爷的。”说完,老板跪坐在地上,背弯的像湖畔的垂杨柳。屋内隔音做得很好,外边店铺里的人声鼎沸一丝都没有传到里间,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我手中杯盏碰撞的声音.

  过了许久,老板身上的浅色马褂早就被汗水浸湿,我将冷了的普洱放到桌上,走到老板身边蹲下,明恩递给我一把蝴蝶刀,我挥挥手示意不需要。

“见你为迟瑞卖命这么多年,这次的事情我先放过你,我给你三年时间,将这笔账还清。但是记住,只可以通过你自己的双手将这笔钱还上,以后再犯,我就按照我的规矩行事。”

说完,我绕过老板走出了里间。

 

 “先生,为什么不?” 

 “不必,既然是为了丧事,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不容易了。这老板大半辈子都在为迟瑞卖命,如今老矣,没必要做的这么绝。”

   明恩点点头,问我接下来去哪儿。

 “美高美。”

   白日里美高美不营业,歌女们不是补觉就是上街买新鲜玩意儿去了。我去到美高美的时候,是霜姐给我开的门。

 “霜姐不补觉啊?”霜姐拿丝绸做的小扇子敲了敲我的头,问我怎么有空过来。

 “我还靠着美高美赚钱呢,我不过来谁过来。”我带着两个小厮和明恩进了美高美,大厅里坐着三五个歌女,不同于夜场的妆容,白日里的妆容十分淡雅。见我带着两个生面孔进来,围上来就开始撩拨两个小厮。我挥挥手让她们别乱来后,留下明恩与两个小厮,跟着霜姐上了楼。

 “这里是这两个月的账单,你看看吧。”霜姐递给我一本深红色的账本。

 “不用看了,霜姐办事儿我放心。”我将账本放到桌上,双手枕在脑后,躺在沙发上。霜姐一脸无奈,问我来干嘛,又不查账。我将披风盖到身上,对着霜姐说

 

  “偷得浮生半日闲。”

 

——TBC

今天的更新感觉有点水诶...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