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迟瑞拾贰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车过转角,后视镜里勤耕的身影消失,我收回了目光,闭上眼睛开始养神。车子驶到军部门口,守卫直接给我的车放了通行。到军部后,我派副官去打听了龙向天的办公室。

   “东办公室二楼。”

   “东办公楼?他不是管西二区的项目吗?”

   东办公楼除了负责东区项目的军官外,都是些高官,东办公楼只有两层,第二层是一个大会议室和督军办公室。

   我眯了眯眼,办公室居然在东办公楼,看来这个龙向天不简单啊。

  

  “迟少爷,今日怎么这么有空来找在下?”龙向天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头也没抬的的问我。我走到房间内的沙发坐下,将军帽脱下放在了桌上。

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想约你私下一聚。” 

“迟少爷,恕我拒绝。”

“不,你拒绝不了,你也不能拒绝。虽然没人提起过你的身世,但我想你是从山上下来的吧。”

   龙向天握钢笔的手停顿了一下,问我想怎样。我将双腿交叠,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,心里对于龙向天的反应,盖上了层不屑。

“男子,应当顶天立地敢组敢当,前阵子你们掳走了一个叫做顾知夏的女孩,如今顾知夏怀孕了。约你私下一聚,是为了顾知夏。”

   龙向天猛地站起来,结结巴巴的问我。“你你你..说知夏怀..怀...怀孕了?”我挑挑眉,点点头。看到我点头后,龙向天的慌张更甚“我明天就要见她,不,今天。我今天同你一块下班。”我开口拒绝,看龙向天这么着急,看来顾知夏在龙向天心里还是有点位置的,既然有位置,那就钓钓他。

   副官突然敲了敲门,说督军找我,不,是找我们两个。

   我同龙向天整理了一下衣服后,上二楼找了督军。督军见我们两个进来后,笑着搓搓手,明明挺和蔼的笑容,为什么我感觉背后有些些发凉?

“迟瑞啊,龙教官啊,我今天喊你们来呢,是想告诉你们,明天呢有个聚会,想邀请你们参加。”我皱了皱眉,拒绝了督军的邀约,督军也没气恼,我不喜爱参加这些杂七杂八的酒会督军是知道的。

“小瑞啊,这次有许多军政界的大人物参加,可能你必须得去了。”我与督军聊天过程中,龙向天一直保持沉默。

“督军,既然不能拒绝,那就不要说得这么客气了。我去,我去行了吧。”我有些无奈,本来就不喜欢参加酒宴,现在有了夫人就更不想浪费私底下的时间去虚假的应付这些人。

“龙教官,叫你来也没什么的事情,就是希望你可以参加这个宴会。好了既然你们两个知道了,那就回去吧,没什么事情了。”我对着督军说了句那我先走了,转身出了办公室,在踏出办公室那刻,听到督军对我大声的说“诶,明天晚上七点钟,美高美!”

 “知道啦!”

 

   该弄的事情弄完了,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叫上副官一块回了家。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勤耕不在家,问钟叔勤耕去了哪儿,钟叔说勤耕去了玉皿舍。到了玉皿舍后,掌柜的一见到我就跪了下来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

“许叔你先起来,既然知错,念在不是什么乌七八糟的理由,我也不追究你了。现在玉皿舍已经是勤耕名下的店铺了,日后有什么问题你去找勤耕商量就好了。”许叔十分感激的看着我,跪在地上激动的哭了半天,等许叔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,我问许叔勤耕去了哪儿,许叔摇摇头。

   我有些失落的回府,感觉府里没了夫人,总少了些什么。我在书房里拿了本兵法,看了半日也没翻页。我将书放回架上,坐在书房里的小榻上望着一处发呆。直到天色有些泛黄了,还不见勤耕回来,我心里才开始着急。

   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?不,不可能,勤耕可是洪帮二当家,就算看上去再文弱,也万万没人敢伤害他。我回房间拿了件披风后,站在府门口等勤耕,等的时间越久,我心里就越烦躁。

   好在,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,勤耕穿着浅青色长衫披着米黄色披风回到了府里。估计走得有些急了,勤耕的脸有些些泛红,呼吸也不大平稳。

   我上前握上勤耕的手,冰冰凉凉的,我训斥勤耕也不晓得多穿些,勤耕只道我穿的够多啦,你上街悄悄哪个男子穿的比我多。

   我俩嬉闹着到饭厅,晚饭后,我们同之前一样在花园里散步消食。消完食后洗漱完,我们两就安安静静的看书,做自己的事情,互不打扰。

 

   两个人的日子,只是多了份甜蜜与羁绊罢了。

 

——TBC

 

   拾贰章两个视角我觉得都挺水的(我这样揭穿自己真的好吗!)

   拾叁章,我想开高铁,但是很可能写出来只是婴儿车。

   所以别期待,毕竟我脑子里的黄色废料不一定排的出来!QAQ

 

   说一下,文里迟瑞的人设吧。

   迟瑞在我心里,脾气其实有点儿像东北爷们,就是宠媳妇往骨子里宠,不允许别人说媳妇坏话,自己媳妇全天下最好,谁也不能反驳的那种。但是东北人嘛,骨子里的段子手,所以有的时候迟瑞内心戏啊之类的,较之勤耕会更加欢脱。

   也许迟瑞在我心里的形象,比起情定里的会有些OOC。但我觉得其实也没差,只是偏执的爱变成体贴温柔的爱。

评论(7)
热度(27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