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迟瑞拾叁

*婴儿车预警,很短

 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 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

   晚上六点,我站在美高美的门口,看着美高美的彩灯招牌,心里到有些感慨,毕竟美高美是夫人的地盘嘛。我走上了美高美门口的白玉台阶,走进了美高美。推开门,里边的人并不多,大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,我从服务生那儿拿了杯鸡尾酒后走到了督军身边。

  “督军。”我稍微躬身,示意尊敬。督军向我介绍了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年轻军官后,就介绍了自己的女儿给我认识,还让我们两个找个地方聊天。我挑挑眉,敢情是为了把女儿介绍给我认识才让我来的吧。

   督军将我们两个推着走到一个窗台边,让我们两聊聊天认识认识。我将酒杯放在窗台上,倚着窗望着窗外。督军千金也算会看眼色,见我无心在她身上,也不主动找我聊天,我们两个就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,时不时举起酒杯喝上一口。

   我让副官去跟别人交谈交谈,多认识点人。我转身靠着窗台,举着酒杯喝酒,见远处的副官跟别人聊天聊得好像不错,有说有笑的。突然,我见到一抹靛蓝色身影,虽然颜色跟在场大多数人差不多一个色系,但衣服的款式却不一样。

   是勤耕,出现在这种酒宴上,还会穿长衫的人,能让我想到的只有勤耕了。我放下酒杯,穿过人群抓住了那抹靛蓝色身影。那抹身影转过身来,对我笑了笑,握住了我的手。“迟瑞。”我挑挑眉,问勤耕怎么不在府里待着。“大哥喊我来看看场子,我们上二楼去?”

   我由着勤耕拉着我把我带上了二楼,路过几个兄弟面前的时候,他们还在那儿起哄,我瞪了他们一眼,让他们好好说话,别吓到了勤耕。勤耕也没理我,只顾拉着我上二楼,不过后颈跟耳朵却红了个透。

   

勤耕将我带到一间房间里,屋里的家具大多是红木质地,刻着繁琐的雕花。

  “你以前住这儿?”勤耕点点头,说以前刚掌管美高美是不得已住着,后来也习惯了在美高美住着。勤耕走过我的面前,身上带有酒味。“喝酒了?”勤耕微红着脸,不知道是酒精所致还是害羞,我用指节刮了刮勤耕的鼻子,算作乱喝酒的教训。

  我将外套脱了,横着躺在了椅子上。“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去?”勤耕问我,我想了想,告诉勤耕不下去了。“督军特地喊你来的酒宴,你就露个脸就好了?”我翻身,盯着勤耕的眼睛,十分认真地说“我要是抬个小妾进门,你生气吗?”勤耕思考了一会,说了句不知道之后,开始摆弄桌上的茶具,准备泡茶。

   我起身,坐到勤耕手边,握住了勤耕的手腕,但却发现勤耕的体温相反于平时,甚至比自己高上许多。“你怎么这么热?”我有些担心,怕勤耕又生病了。我对上勤耕的眼睛,平日里清明透彻的眼睛,现在像是蒙上了一层雾。

   “勤耕?”“别碰我。”勤耕的嗓音不同于平时,此时有些沙哑,听到这个我更紧张了,不会是真的病了吧。勤耕强行将手从自己的手里抽出,气息越发的不稳定,这时候我再看不出来,我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“谁下的药。”勤耕反应有些迟缓,过了几秒才缓缓回了句不知道。“不行,我去给你准备冷水。”我刚起身,勤耕就拉住了我的手,将我往下一扯,我以被压倒的姿势倒在沙发上,勤耕的嘴覆了上来,我轻轻推开勤耕,问勤耕想好了吗?

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【婴儿车见评论链接】

 余生有你,真好。

 

——TBC

   第一次写车,卑微求红心。

评论(5)
热度(25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