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允卿拾叁

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 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目送迟瑞去军部后,我到书房里点账。

   明恩端了碗冰糖雪莲进来,我抬头看了眼明恩,让他把东西放到桌上就好了。“先生。”我疑惑的抬头,“今晚上美高美要办一场夜宴,老爷派人过来说,让先生过去镇镇场子。”我心里暗暗嘲讽了一下,镇场子?怕是没什么好事吧。

  “我晚上会去的,着装有要求吗?”明恩摇摇头,补充了一句,“军政界大部分官员会参加。”我点头示意知道了之后,明恩就退了出去。不知道看账本看了多久,我抬起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看了眼时间,下午两点了。我将账本收好,起身回房间打算洗漱一下,等会去找大哥一趟。

  “夜宴,军部。”综合了一下驻扎在东江附近的几支军队的军装颜色,大都是比较深的颜色。我在衣柜里搜寻了一下,拿了件平时不大穿的靛蓝色长衫,长衫绣着繁琐的花纹。我摸着花纹,思索着这件衣服的来历,想了许久,也想不起来了,默认是从洪家带出来的吧。

   

   站在洪家门口,感觉已过经年,我低头浅笑摇摇脑袋,不到两月而已,怎么会有这种想法。门口值班的守卫员向我打了招呼,我应了一下后,放慢了步子,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府里的景致。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都是自己的时间替身。当初设计这个院子,自己可是花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“允卿。”义兄花园里独酌,我穿过长廊,浅笑走到义兄身边,接过义兄递给我的一杯清酒,在义兄的左手位坐了下来。义兄突然开口问,“这些日子在迟府过得可好?”我看着茶杯里澄澈的酒液,“过得不开心?”义兄的语气里猛地带上了一丝紧张,我低头笑了笑,“没有,迟瑞待我很好。”义兄又跟我确认了一次,“大哥,迟瑞待我真的很好,我没有说谎。”义兄收回目光,抿了一小口酒,“那就好,我还担心他待你不好,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。”说罢,我同义兄安静的饮了几小杯后,我便离开了迟府,去美高美打点。

   确认一切无误后,我便去牛记生煎的店里坐了下来,毕竟军阀夜宴对于我来说,着实有些沉闷。见时间差不多了,好歹大哥让我看场子,我要是不过去露个面,终归是不好的。我刚刚进入美高美,就有人走我面前,“罗二当家,请受在下一杯酒。”我抬眼望去,没有认出来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敬酒给我有何谋算,但看在他同迟瑞拾一个样式的军服,我也接下了这杯酒。

   一杯酒下肚后,接着也有好多人来给我敬酒,我一一喝下后,见势头不对,敬酒的人越来越多,我推掉一杯后,就连忙往楼上走去。中途似乎遇到迟瑞的几个好友,他们还拿我们两个打趣,我抿嘴笑了笑,拉着迟瑞往楼上走去。不知道是不是喝不习惯洋酒,我只感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,脸上有些发热。

   

   我拉着迟瑞坐下,我从柜子里拿出茶具的时候,手有些微微颤抖,我心里生出一些奇怪,自己平时也未曾这样,我只当是酒精麻痹神经,没有在意。我拿出茶具和茶叶,打算给迟瑞泡点茶,冲淡些酒意。

   迟瑞坐到我的手边,握住了我的手腕,在肌肤碰触的一瞬,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舒展,脸上也不再发热,但是这有些不合常理,我想了想刚刚喝下去的酒,眉头一皱,估计自己是被下药了,迟瑞自然看出来我的不对劲,一下就猜到我被下了药。

   迟瑞见状,立马起身要给我准备冷水,我拉了下迟瑞,在他的嘴边浅浅的亲了一下,此时我只感觉口中干燥,像个高烧不退的病人一样,而迟瑞,就是润口的茶水,使我感到舒适。我同迟瑞互相拉扯着彼此,迟瑞把我轻轻地放到床上,当我的解药。

   到底是没经历过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见到迟瑞侧卧,用手支撑起自己的上身,目光缱倦的盯着我,我被盯的有些不自然,我拉起被子,将脸藏在被子后,只漏出一双眼睛,迟瑞见我躲了起来,用指节刮了刮我的鼻梁,问我是不是害羞了?

  “没...没有!”我像只倔强的公鹅,仰着脖子,做着最后的挣扎。迟瑞笑了笑,“身体可有不适?”我摇了摇头,迟瑞见我摇头后,就翻身起床,开始在地上捡衣服。“要是没有不舒服的话,我们收拾一下回府?”我小声地嗯了一声,然后从被子里伸出手,指了指门旁白的柜子,“里头有我的一些衣物,你可以拿来穿。”迟瑞将军装叠好后,从柜子里拿出两套长衫,转身进了洗手间,开始洗漱。

   我埋在被子里,感觉昨天发生的事情像在做梦,但是身上的印记告诉自己,一切都是真的。想着想着,我突然有些生气,敢给我下药,回去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,然后把人校训一顿。我在被子里团成一团,躺着躺着,又睡了过去。迟瑞洗漱完见我睡了回去,也没叫醒我,就让我自己在房间里睡。

   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是在迟府的卧室了,我心底疑惑更甚,怎么有人把自己转移了地方,自己也没任何感觉。自从嫁到迟家之后,自己的警惕性算是越来越糟糕了。我倚着枕头坐了起来,往外间喊了下明恩,明恩撩开珠帘走了进来。

  “先生。”我看着明恩,“去彻查一下昨天给我下药的人。”明恩有些错愕,“下药?”我点点头,明恩一瞬变的有些生气与愧疚,“都是我没监控好,让先生被算计了。”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好在遇到了迟瑞,不然自己会被谁带走。

   吩咐好明恩后,我便起身去洪家给大哥讲了讲昨天美高美的情况。等我回来后,明恩已经押着给我下药的人,在书房里等候,我捏着那人的下巴,看了一眼样貌,是昨天第一个给我敬酒的人。我将那人的脸甩开,对着明恩说,“按规矩办事。”说完我就出了书房,没再听那人的求饶。

   

   陷害我的人,都将落入无尽深渊。

 

——TBC

别问我为什么不写车,用姐妹的话回答就是:谁没事会看双视角的车?

最近东江这篇没啥想法,满脑子都是巍生素的脑洞(先跪下认错!)

如果觉得勤耕的拾叁有点水的话,巧了,我也这么觉得,总感觉少了些啥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