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沈巍X罗浮生

  

 沈巍设定偏向嵬,纯情小傻瓜。

 别问,问就是昨天太拖沓,没码完。

 东江明天更。

 

 

 “老大!”罗诚推开房门,罗浮生本来掐着手势,正跟着播放的戏曲唱戏,被罗诚这么一嗓子吓得差点掉下了沙发。“罗诚,我说了多少次进来要敲门,敲门,敲门!”罗诚摸了摸后脑勺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对不起,老大。”罗浮生白了一眼罗诚,拿起手边的报纸,看着报纸上徒有其表的报道,问罗诚什么事。

   “老大,我妈让我今个儿早点回家。”罗浮生挑挑眉,“原因?”罗诚低头,“我妈说今天中元节,晚上出门容易撞鬼。”听到罗诚的回答,罗浮生不屑的笑了笑,“你还信这些牛鬼蛇神?”罗诚听闻,赶紧反驳罗浮生,说是自己母亲信牛鬼蛇神,自己才不信这些。

   罗浮生收起报纸,盯着罗诚看了一会儿,罗诚有些紧张,怕老大不给自己走,到时候不仅在老大这里要挨揍,回家还要被老妈揍。罗诚想了想,自己是什么命,这么惨。罗浮生见罗诚走神,不知道脑子里的在想些什么,“得了,你走吧,告诉楼下的人,要回去的也可以提早走,我准了!”罗诚连忙诶了几句,兴高采烈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“把门关上!”见罗诚冲出去之后,又倒回来把门关上,罗浮生没好气的嫌弃着自己这个令人操心的小弟。晚上八点,罗浮生下楼查看美高美营业前的准备情况,虽然走了一批人,但美高美大多数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女,所以也不影响营业。

   烟酒散尽,罗浮生将酒杯放到唇边,浅黄微凉的酒水入到口中,令罗浮生清醒了一些。见时间差不多了,罗浮生跟霜姐打了声招呼后,打算散步回家。说是家,不如说是自己保命用的处所罢了。

   罗浮生今天来美高美的时候没有开摩托,于是选择徒步回家,东江快入冬了,夜风既干燥又凉。罗浮生拢了拢自己皮衣,加快了步伐。虽然酒精有些麻痹罗浮生的大脑,但罗浮生也还算清醒。

   夜已经深了,东江白日里的繁华不复,街头昏黄灯光下,罗浮生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。罗浮生走在路上,突然眯了眯眼,“怎么感觉有人跟着我?”罗浮生小声嘟囔,没想到身后突然有人的声音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罗浮生左眼跳了一下,立马从后腰抽出手枪,转身呈警备状态。

   “不要这么容易动气啊年轻人。”那人的声音突然又从罗浮生的身后响起,声音里有几分戏谑。,罗浮生转身,眼神里戴上了杀意,“谁!”那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,声音又换了个方向,罗浮生的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,“我不会这么点背吧。”罗浮生心里想了想,但那人的声音突然又响起,“你这不叫点背,叫幸运。”那人坐在的位置变换不停,罗浮生越发怀疑是不是自己喝醉酒在做梦,梦到自己见鬼了。

   “有种就别躲躲藏藏的。”罗浮生低沉的声音里带着藏也藏不住颤抖,忽然,罗浮生的眼前忽然白了一下,然后恢复正常。罗浮生悄悄地将枪保险打开,等待着一个时机。罗浮生与那人交手几个回合后,找出了那人的走位规律,于是赌上了最后一发子弹,只见这发子弹没有像之前几发一样冲向远方,而是停留在空中,被一团黑雾阻挡住了。

   “还挺聪明?”一个穿着白衣长袍的银发男子凭空出现,罗浮生从手袖里滑出蝴蝶刀,一个箭步冲到银发男子身边,刀抵到那人的喉颈上,罗浮生咬牙切齿的问那人想干什么。“做事情不可以什么都带有目的,小朋友。”罗浮生笑了笑,“不带有目的做的事情,那就没有意义了。”罗浮生见那人都命悬一线了,还不慌不忙,不禁手心出了些汗。

   那人抿嘴笑了一下,罗浮生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拖拽走,罗浮生被狠狠的砸到了那人十几米外的墙上。“夜尊!”空气中又传来一道声音,一团黑雾在那人身旁不远处浮现。

   罗浮生感觉自己刚刚被这么撞了一下,似乎肋骨被撞骨折了,胸腔传来阵阵痛意。罗浮生靠墙坐下,看着不远处一黑一白的身影,嘴角扬起了不甘的笑。那抹黑色的身影朝罗浮生走了过去,罗浮生看着又一个不清楚是什么阵营的人朝自己走来,但自己还没看清楚=来者的面容,自己就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罗浮生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家里了。罗浮生有些疑惑,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,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。“我是不是这些日子太疲惫了?”当罗浮生以为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梦的时候,一个带着黑框眼镜,西装革履的男人端着一个精致的瓷白色小碗,进了房间。

   男人看到罗浮生坐了起来,睫毛一颤。“你是谁?”罗浮生问道,另一只藏在被子下的手,悄悄挤入枕头下,摸到了自己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枪,如果眼前的男人想做些什么,罗浮生一定毫不犹豫的拿出枪,一枪将其毙命。“我叫沈巍,昨天我弟弟伤了你,我感到十分抱歉。这是我给你煲的鸡粥,喝点吧,已经下两点了。”罗浮生看着男人,“沈巍?”沈巍点点头,想在罗浮生床沿坐下,但看到罗浮生警惕的眼神,还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沈巍坐下来,见罗浮生半晌没动静,小小声叹了一口气,“我没下毒,你不可以跟你自己的身体过不去。”罗浮生的眼神阴鹫,顶着沈巍,“我身上的伤怎么回事?”沈巍推了推镜框,“我给你治好了。”罗浮生眼里带上疑惑,神情比刚刚看上去放松了许多,“你不是人吧?”沈巍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“昨天鬼节,结界大门被夜尊偷偷打开了,所以...”罗浮生靠在床头,“所以你弟弟为什么专门找我?”沈巍的脸染上些许浅粉,“夜尊觉得你长得比较好看,所以找上了你罢。”罗浮生挑挑眉,“那你觉得我好看吗?”话说完,罗浮生自己咬了下自己的舌头,心想自己都在胡说八道问些什么。罗浮生看着沈巍白净的脸逐渐变得通红,像熟透了的番茄,心中有些过意不去,感觉自己欺负了一个纯情少男。

   罗浮生俯身,拿起床头柜上的粥,打算喝粥缓解一下尴尬。罗浮生低头喝粥,有些长的鬓发垂了下来,遮住了半个脸庞。罗浮生感觉自己脸上被人亲了一下,抬头,拨开头发,见沈巍脸更红的坐在椅子上。“你知道你刚刚在干什么吗?”沈巍抿了抿嘴,揪住了自己的衣服下摆,“鬼族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...”刚说了几个字,沈巍的声音就越来越小,以至于罗浮生没听清沈巍后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罗浮生放下碗,朝着沈巍勾了勾手,“你过来。”沈巍十分听话的凑了过去,罗浮生将人一拉,往床上带,沈巍一下子被罗浮生压倒在床上,罗浮生的腰上还披着深灰色的被褥。罗浮生看着沈巍清秀白净的脸变得通红,咧嘴笑了一下,俯身下去,吻上了沈巍微凉的薄唇。两个人都吻得意乱情迷,当罗浮生缓过神来的时候,自己同沈巍已经换了个上下,罗浮生眯眯眼,“我应该在上边吧?”沈巍摇摇头,堵住了罗浮生的嘴,不给罗浮生反驳的机会。罗浮生挣扎了几下,发现沈巍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天色晚了,罗浮生扶着隐隐作痛的腰,坐在床边望着窗外,点起一根烟,薄荷味充斥鼻腔,罗浮生转身,拍了拍“灰色山丘”,“你不是人吧,现在是谁睡谁?”沈巍隔着被子抖动了一下,冒出半个头,小小声说了句,“我不是。”随后把罗浮生一拉,抱到了怀里,两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夜凉,你是我最后一星温暖。

——END


一如既往匆匆结尾,我咋这么耐不住性子好好写。


评论(3)
热度(18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