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迟瑞拾肆

 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 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

   昨天帮允卿清洗完,我面对着窗户睡下,望着熟睡的勤耕,心想吃了蜜似的,搂着勤耕就一同进入了梦乡,忘了拉上遮光帘。第二日,阳光通过小窗户,直射我的眼睛,我被阳光刺醒,睁开眼,阳光正打在我同勤耕脸上,勤耕皱皱眉头,似乎也被阳光刺激到了,我悄悄把放在勤耕脖子下的手抽出,下床后三步并两步走到床边拉上了遮光帘,房间又恢复到有些暗的状态。

   还好,要是把勤耕弄醒了,那就糟了。我心底松了一口气,怕再躺回床上会吵醒勤耕,于是进了洗手间,轻手轻脚的打算用勤耕的洗漱用品洗漱,环视洗手间一圈后,我没有找到任何洗漱的东西。我只好作罢转身回到床边,勤耕睡觉的姿势并没有改变,只是身体微微蜷缩了起来。我轻手轻脚的钻到被窝里,侧卧撑着脑袋看着熟睡的勤耕,看着看着,自己居然轻笑了一声。不受控的一声轻笑,弄得我自己都有些吓到,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,见着自己喜欢的人,便会笑得像个傻瓜。

   勤耕缓缓睁眼,四目相对了一秒后,勤耕嗖的一下躲在了被子后,只露出一双好看的大眼睛。我笑着刮了刮狐狸崽的鼻子,对,我觉得勤耕就像只狐狸,撩人不自知的那种,但这个称呼绝对不能让勤耕知道,不然按照勤耕的面皮,一定会跟我吵起来的,我不觉得书房的小榻比夫人的身侧睡得舒服。

   勤耕推了推我,示意让我下床,我翻身下床,跟着勤耕的指示,拿出来两套长衫。昨个儿的军装早就被我丢的七零八落,我也懒得一件件捡起来,索性还是穿勤耕的衣服罢,小些就小些罢。我放了一套在床边,以便勤耕起身就可以更衣。我抱着另一套衣服,问了洗漱用品安置的地方后,进了洗手间洗漱。

   洗漱出来,勤耕又团成一个小团睡了过去,我抿嘴笑了笑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借美高美的电话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吩咐副官半小时后开车来接我们。半小时后,看着勤耕熟睡的样子,估计勤耕是真的困了。我俯身,隔着被子将勤耕抱起来,准备下楼,顾及勤耕脸面,我还拿衣物给他挡了挡脸,但白日里出现在美高美内部的人本就不多,一下楼,大家看是我,自然知道我抱着的是他们老板,有些个胆子大的,还拿我打趣,我也不恼,只小声提醒,别吵醒了勤耕。

   副官将车开到正门,我抱着勤耕下车,猛地听到左手边两位少女突然驻足,并且深吸了一口气,我只当是被我突然打开车门吓到了,微微低头表示歉意后,抱着勤耕进了府,回到婚房,将勤耕发在床上后,吩咐明恩多注意点勤耕,一醒来立马上膳食。安排好一切后,我换了套军装,去军部上班。

   刚到军部还没到办公室,就被督军身边的人中途拦截,说督军要见我。我敲了敲门,督军应声后,我才走进房间,转身把门带上。“你小子,昨天怎么喝酒喝着喝着把我宝贝闺女落下了。”我摆摆手,拉开桌子前的木椅坐下。“我看到我夫人了,我自然是要去寻他的。”督军的表情凝固了一下,罗勤耕一出现在美高美,就被许多人惦记上了,有的人图的是罗勤耕的美貌,当然更多人涂的是洪家的势力,军阀当道,谁手里有权有势,谁就是强者。

   “那你也不至于上去了就不下来了吧,你知道他们怎么评价你,怎么评价我的吗?”督军一想到昨天自己还要给自己的这个故人之子收拾烂摊子,给一群达官们赔笑脸,督军就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火辣辣的。不提这事儿还好,一提这事儿,我心里蹭的冒出一大团火,“昨个儿有人给我夫人下药,要不是我及时去寻我夫人...”。

   督军听了之后,居然比我还生气些,“东江还有谁不知道罗勤耕是你的夫人,还有谁不知道我把你当干儿子对待,他们这可是太岁头上动土!”我没忍住,噗的一下笑了出来,督军怒目看着我,“笑什么?”我与有些戏谑的看着督军,“把我当干儿子养,还把你女儿介绍给我?这不合乎辈分。”督军扶了扶自己的小胡子,“你照顾囡囡,我放心。”看着督军突然安静下来,周身染上了些些落寞,我坐正了一点,“高叔...”想说的话终究没说出口,我起身,没打招呼就离开了督军办公室。

  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,觉着身上浑身不舒服,我起身换了身便捷点的衣服,去了练武场找人切磋。切磋玩,见快到下班点了,我干脆提前溜班,溜班前我还十分贴心的问副官要不要同我一块回去,但是副官拒绝了我,那我只好一个人开车回去了。

   将车停好后,我进了府。我刚走到书房附近,就听到一声闷响,是加消音器后的枪声,我心里一紧,跑到书房院里,之间明恩手上握着一把黑色手枪,地上倒了一个脑袋抱着白布条的人,白布条上黄色红色交错。

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我与明恩对上视线,抬手指了指地上的“人”,“这个人是昨天给先生下药的人。”我点点头,走到尸体旁边,用力踹了一脚,尸体整个翻了个面。“问幕后人了吗?”明恩点点头,“孙家二少爷。”孙宇?我咬了咬后槽牙,孙家二少爷平日里不学无术,只顾着在外头风花雪月,在军部里挂了个闲职。知道是谁做这些下流的事情后,我就越过尸体进了书房,打了个电话给副官,吩咐副官给孙家找点事儿干后,我挂断电话,在府里寻着夫人后,一同用了晚膳。

 

——TBC

不知不觉每个视角都更了十几章了,感情线才刚开始一个小火苗,还没有燎原。(好疲惫QAQ)

难产的设定会用上,就是会用上,总之会用上。但请各位看官放心,不发刀子,我会安排的糖中带刺,但不刀,信我好吗,发刀子也很难的!

对啦,可能每一段的结尾啊,看上去都像没写完,但是我觉得连起来好几章看就没这个感觉了。(我个人感觉,要是看官们不满意,我改改这毛病?)

评论(5)
热度(24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