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
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
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目前状态:上学期,周更or一月两更

东江野史 允卿拾肆

 *迟瑞X罗勤耕  双视角

 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

   从书房出来,见时间差不多了,我便穿过花园,打算去府门口接小瑞。路过一丛黄花时,我停下了脚步,在丛边驻足。我抬手抚上万寿菊的叶瓣,浅浅一笑。往年,孤身一人在异乡看到此花的时候,心中不由得有几分落寞之意,今日,再看此花,却直觉自己同着花般,落叶生根,日月星辰不可移。

   在府门口等了一小会,钟叔走到我的身边。“钟叔,小瑞那边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钟叔摇摇头,“少爷正寻你呢,我带夫人去找少爷去?”我点点头,跟着钟叔去找小瑞。迟瑞见着我之后,便急忙向我走来,经过钟叔的时候,身体微微一侧,绕过钟叔走到我面前,一把拉起我的手,问我可有哪里不舒服。

  “我没什么地方不舒服的。”我当小瑞是问我有没有因为药遗留下什么问题,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,不料小瑞接着问我腰疼不疼,这一问,钟叔听到后立马抬起头看着我,我小力推了一下小瑞,“你胡说什么呢。”说完,我就拉着小瑞往了清歆院走。

   小瑞有些疑惑的问我为什么不去饭厅,我侧头白了小瑞一眼,“我们已经有些时日没陪奶奶用膳了,我们应该多陪陪老人家才是。”小瑞点点头,一个劲的夸我孝顺什么的,一大把的好词往我身上贴,把我夸的好像只该天上有,地上无的仙人似的。中途被几个丫鬟听到了,她们还偷偷笑了两下,我只好甩开小瑞的手,快步走着,企图与小瑞拉开身距。

  怪了,都初秋了,怎么我身上还是这么热呢?

 

  “来,勤耕啊,你尝尝这个,这个是我让张妈蹲了两个小时的鸡汤。我知晓你口味清淡,所以没有加什么药材进去。”我微微倾身,从奶奶口中接过白色瓷碗。舀起一勺汤喝了一口,鸡汤鲜香,回味甘甜。“辛苦张妈了。”站在一旁的张妈连忙摆摆手,“应该的应该的。”喝完一碗,小瑞见我爱喝,想再给我盛一碗,我抬手止住了小瑞的动作。

   晚饭吃的差不多了,小瑞放下了筷子,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。“奶奶,勤耕,我有件事情想同你们说。”听言,我与奶奶一同放下了碗筷,我望向小瑞,示意小瑞可以开始说了。

“高叔今天找我,希望我下个月前可以抵达南坪战场,顶替现在在职的参谋长。”我算了算日子,现已经接近月底,若要在下个月之前抵达南坪,最晚四天后就要起身前往南坪。“为何如此匆忙?”小瑞近不可见的叹了一小口气,“南坪战事吃紧,若不尽快派人支援,怕是要失守。”

   奶奶听到小瑞的话,变得有些紧张,连忙问危不危险之类的,我看小瑞脸色犹豫,估计这次的战事十分凶险,我抬手握住了小瑞的手,开口解围。“奶奶,小瑞只是去当参谋长,又不是冲锋陷阵,没什么危险的。”我与小瑞对视了一下,见奶奶半信半疑,我们俩便合伙起来哄奶奶,耗费了好些时间,总算把奶奶哄好了。

   见时间不早了,我同迟瑞一同拜别了奶奶,打算回婚房。半道上,小瑞拉着我走了另外一条路,我观察着周围,若没猜错,应该是通向刚结婚几天时,小瑞带我去的那个小院子。“你带我去哪儿?”我明知故问道,迟瑞没有回头,只紧了紧握住我的手,拉着我往前走。我估摸着快到了,此时小瑞却停了下来,从衣袖里摸出来一条长黑带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揣在身上的。

 “我给你蒙上眼睛,带你去个地方。”我失笑,也没揭穿小瑞,只转过身让小瑞给我系上眼带。眼睛被蒙上后,多少心底有些发慌,果然,黑暗是我克服不了恐惧吗?好在,以前孤身一人,我不被允许害怕,如今,一双微微粗糙且厚实的手掌会在黑暗中握住我,让我心安。小瑞拉着我继续走着,步伐明显小了许多,走了莫约三百步,小瑞便停了下来。

 “我要给你摘下眼带咯。”小瑞的语气明显上扬,感觉小瑞十分高兴,听小瑞这么高兴,我也莫名的变得开心了起来。眼带从眼眸出滑下,落到脖颈处。小瑞指了指前方的院门,示意让我进去。暖黄色的灯光照射过院门,在鹅卵地上形成了一个半圆。

   我往前走了几步,看到了院内的情景,不由得眼前一亮。原先看上去有些灰败残破的院子,如今已是另一番样貌。屋旁边空地上挖了一个小小的池塘,里头几条红色的锦鲤匿藏在灯柱影子下,以为旁人看不到自己。院中的荒草被拔去,种上了少量的名贵花草点缀。原先是只是普通木材造成的屋子,被换成了上好的松木,似乎还刷上了一层赭石色的漆料。灯光有些昏暗,光靠手的触觉,着实分辨不出有没有上漆料。

   我打量着院子,感觉似乎比上次来到大了些?“喜欢吗?”小瑞从背后环住我,下巴抵在我的颈窝,我下意识的想挣脱,小瑞没有松开我,而是加大了力度。我见挣脱不开,想着就这样吧,反正旁边也无旁人。

 “这院子是不是比上次我来的时候,更大了些?”小瑞点点头,“我将院子扩了扩,建了个佣人房跟小厨房。知道你不喜身边太多人,所以佣人房没有建的特别大,最多只能容5个人。”我小小声哦了一声后,便想往屋内走去,我轻拍了一下小瑞的手,见挨打的人还没有放开的觉悟,于是乎我只好由着小瑞抱着,一步一步走到屋内。

   推开门,是一个莫约三十平米的外间,门口对过去是两个主人位,主人位后是一面镂空木质隔墙。小瑞放开了我,与我并肩同站,“这个设计,勤耕可还喜欢?”我点点头,小瑞揉了揉我的头,带我走向里间,隔墙后边是一个书房,不大,但却十分雅致,一边是用于置书的书架和一套与承重柱颜色相近的桌椅。桌椅对过去,是一个架高了的炕,上边放了一个小方桌,靠着墙边还立起来两个米白色的蒲团。

   小瑞走到炕边,拉开了炕下设计的暗格,“里头有围棋和象棋,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所以就只备了这两样。”我走到炕边,伸手拿起一颗旗子,是玉做的,借着灯光照射,白色棋子白白胖胖的还有些晶莹透彻的感觉。“花了不少钱吧?”小瑞挠挠头,说了句还好。“四百七十五块大洋?”我问小瑞,小瑞诧异的看着我,似乎在问我怎么知道花了多少。“你忘了现在是谁在管账了?”此时迟瑞才反应过来,现在掌管着财务大权可是自己夫人,财务的一进一出,夫人都知道一清二楚。

 “你呀。”我用力点了点小瑞的额头,“给我用这么贵的物拾做什么?”小瑞拉着我往角落的楼梯走去,楼梯设计的到有点新式风格,是旋转着上去的,比起传统的楼梯,这样会节省十分多空间,而且美观许多。比起其他新式设计,有棱有角的楼梯,倒算是与中式融合的产物。小瑞拉着我上楼,回答了我刚刚的问题,“我会尽我所能,给你最好的。”听到小瑞的话,我莫名有些害羞,但更多的是开心。

   上到二楼,室内的空间比楼下要小上些许,二楼只有一间卧室,一间茶室。二楼有一个阳台,放了一张木质太妃椅,上边放有软垫和靠枕。我想推开门,去阳台上看看,不料小瑞说时间不早了,我们应该去洗漱了。说完,小瑞就把我带下了楼,往屋外走去,我有些疑惑,“不是洗漱吗,怎么往外头走。”小瑞给我买了个小关子,穿过一小片竹林,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小个温泉,莫约可以容纳五六人的样子。

 “这个小温泉是天然的,之前一直没有发现。院子在施工的时候,工人们发现的,我想着温泉暖身,可以留着给我们冬天的时候用。”我走在温泉边蹲下,伸手探进温泉里,温度有些高,但是冬天用一定十分暖身。我正研究着温泉,只听身后传来窸窣声,扭头一看,是迟瑞在脱衣服。

 “你怎么脱衣服呀!”我对着小瑞低吼,小瑞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“洗漱啊。”听到小瑞的回答,我有些羞赫的哦了一下,起身打算回屋子给他拿衣服,刚刚打开衣柜的时候,里边放满了我同迟瑞的衣服,大部分都是新做的长衫,估计是小瑞专门给我做的。经过小瑞身旁的时候,小瑞抬手拉住了我,“诶不用,我拿了。”边说还边指着身后一块石头,上边叠放着两套睡衣,还有一件浴袍。

 “那你先洗吧,我等会再来。”跟迟瑞一块洗澡,我罗勤耕想都不敢想。但是这不妨碍迟瑞想,于是我看着小瑞用力一拉我,然后我俩一块倒入池子里,一切都发生的有些快,我还没反应,就已经倒入池子里。好在小瑞捂住了我的头和嘴巴,防止我撞到和呛水。

 “我们一块洗。”说完,小瑞就开始给我解身上的衣服,我急忙拍开在我身上作乱的手,准备起身,不跟小瑞一块胡闹。“胡闹,快放开我。”小瑞摇摇头,一下子亲了上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温泉太热,我只觉得身体开始发软。

   在温泉里从内而外的洗了一次之后,躺在床上的时候,我只觉浑身都酸软得很,倒头就睡着了,不想再搭理迟瑞这个混蛋。刚闭上眼睛,还未入梦,就又被小瑞推醒来。“嗯?”小瑞把我扶起来,“你先喝了这杯蜂蜜水,我怕你明早醒来嗓子疼。”我睁不开眼,半梦半醒间喝完了蜂蜜水后,身体一软滑到被窝里就睡着了。

 

——TBC


评论(5)
热度(13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